趙望云:寫生路上

來源:雅昌藝術網 作者: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編輯

    提及趙望云,人們很容易聯想到“長安畫派”,知道他是“長安畫派”的奠基者之一。其實,“長安畫派”僅是趙望云先生藝術實踐的“一個果實”,他的很多貢獻遠在“長安畫派”之外。


趙望云:寫生路上
青年時期趙望云

 
趙望云:寫生路上
1956年在莫斯科的趙望云

 
趙望云:寫生路上
晚年時期趙望云
 

  1906年,趙望云生于河北束鹿一個兼營皮具的農家,自小癡迷繪畫、戲劇、音樂。15歲父親去世后,家境衰落,被母親送到辛集鎮恒盛皮店當學徒。1925年,遠房表哥王西渠憐其身世與藝術天資,將其送到北平京華美專。1927年,轉入國立藝專選科學習國畫。然而,因為進步甚速招同學嫉妒和排擠,未考取正式班,遷居僻巷,發奮自學,并開始攻讀藝術理論著述,如托爾斯泰《藝術論》等,這些經歷和新思想對其樹立改造中國畫的志愿起到不非常重要的作用。

趙望云:寫生路上
趙望云(右)與表兄王西渠攝于家鄉河北束鹿

  1927年,趙望云常與友人同往西山碧云寺附近專心習作鄉村人物速寫,創作揭露社會下層民眾苦難生活的處女作《疲勞》,以及《風雨下之民眾》、《貧與病》、《雪地民生》、《幸福夢》、《廠笛》、《倦》、《郁悶》等作品,并與侯子步、李苦禪在北京中山公園展出,引發社會關注,這批作品后來刊發于《大公報》。也就是這時,結識《大公報》的總經理胡政之和藝術周刊主編王森然。1928年,《大公報》上刊登其《疲勞》《貧與病》《倦》《幸福夢》等作品,這些充溢強烈現實批判主義的作品,得到新聞界、民主政治家和大眾的支持和關注,喚起民眾情感與共鳴

趙望云:寫生路上
20世紀20年代,趙望云(中排左二)與李苦禪(中排左三)等畫友在北京

趙望云:寫生路上       趙望云:寫生路上
左:《疲勞》,天津《大公報》1928.3.3刊載; 右:《 貧與病》,天津《大公報》1928.3.17刊載

      趙望云的朋友中,王森然是很重要的一位,青年時期的趙望云曾直接受到王森然的影響。王森然是著名的教育家文學家和史學家畫家,曾擔任《大公報》藝術周刊主編,參加過五四運動。1928年,在《大公報》刊登趙望云作品的同時,王森然發文,稱贊趙望云是建筑在“戰與愛”的基礎上的“群眾畫家”。1932年,《大公報》擴大版面。王森然又促成趙望云以旅行寫生記者的身份,通過繪畫為《大公報》補充新聞。從1932年底開始至1933年5、6月,趙望云所作通訊畫稿發表于報端者共一百三十幅,并由《大公報》印成《農村寫生集》。

趙望云:寫生路上
《幽靜的山村》 43x65cm 1933年

趙望云:寫生路上
《難民圖》 68x45cm 1935年

 
趙望云:寫生路上
《大公報通訊寫生》

      隱居泰山的布衣將軍馮玉祥到非常欣賞,經常剪報題詩,并在文章中寫道:“最先耀在我眼前的就是那幅樸素的、動人的圖畫;而且總要使我的視線在那里逗留很長時間。我很想把它全部保存起來,所以天天從報上剪下來,貼在日記本上,以便隨時翻閱。雖然我每天很當心這件事情,但因為事忙,終于遺失了幾張,覺得非常可惜。” 趙望云的農村寫生集印出單行本后,馮玉祥即派趙逸云攜帶他的題詩從泰山到天津,商議印寫生集的題詩本,并邀請趙望云去泰山小住。于是有了《泰山社會寫生石刻詩畫集》。《大公報》不斷派趙望云前往農村旅行寫生的同時,馮玉祥將軍也陸續出資為趙望云辦畫展,并在抗戰爆發后,出資辦《抗戰畫刊》,趙望云任主編,成為美術抗戰的重要陣地。

趙望云:寫生路上
1933年秋,趙望云(右)與馮玉祥(中)將軍在泰山合影

趙望云:寫生路上
1936年書法
 
趙望云:寫生路上
《晚成廬藏書畫集錦》之20/34 趙望云 1936年作 22.5×30.1厘米

 
趙望云:寫生路上    趙望云:寫生路上
左:《趙望云農村寫生集》 封面;右:《趙望云塞上寫生集》封面


趙望云:寫生路上    趙望云:寫生路上
左:《泰山社會寫生石刻書畫集》封面;右:《抗戰畫刊》封面

    趙望云20世紀三四十年代的藝術視線從未離開過人民,作品主題和形式高度統一,立意明確,表現力強,純粹是為人民而歌,充分體現藝術的主流價值。

      1941年,《抗戰畫刊》堅持了30余期后停刊,趙望云開始職業畫家生涯。其后,趙望云結識張大千,觀賞其收藏的古代書畫名作,對系統鉆研國畫藝術的優秀傳統技法獲益很大。張大千不止一次地回顧了他和趙望云的友情,說望云是個愉快的人,善拉京胡,會吹笛子,能唱京戲,稱得上是個音樂家……一九七二年,張大千僑居美國,在《四十年回顧展自序》中又一次提到趙望云。其自認在畫馬上不及徐悲鴻和趙望云,徐悲鴻筆下的馬是賽跑的馬,而趙望云畫的是耕田的馬、拉車的馬。

趙望云:寫生路上
20世紀30年代,趙望云(后排左六)與張大千(前排左四)、于非闇、張恨水

趙望云:寫生路上
哈薩克舞 40年代

趙望云:寫生路上
姐妹  41cm×82.5cm 1948年 現藏中國美術館

  此外,郭沫若、老舍先生均和趙望云交往甚密。老舍曾說“每逢看見國畫的山水,不由得我就要問:為什么那小橋上、流水旁、秋柳下與茅屋中,總是那一二寬衣博帶,悠悠自得的老頭兒呢?難道山間水畔,除了那愛看云石的老翁,就沒有別的居民?除了尋詩踏雪的風趣,就沒有別種生活嗎? ”在趙望云的繪畫里,老舍看到了“別的居民、別的生活”。

      1943年1月,趙望云在重慶舉辦“西北旅行寫生畫展”,引起美術界強烈反響,馮玉祥、郭沫若、茅盾、老舍、田漢、陽翰笙、王昆侖等社會名流到場祝賀、參觀。郭沫若當場為畫展題詩:“我手寫我心,時代維妙肖。從茲畫史中,長留束鹿趙。” 那次畫展中,周恩來也購買了一張畫。

 

趙望云:寫生路上
1942年,趙望云(左)與關山月在重慶
 
趙望云:寫生路上
1943年趙望云(后排右三)、張振鐸、關山月(中拄杖者)在西安舉辦畫展時合影

趙望云:寫生路上
1956年趙望云(右一)與石魯(左二)等在埃及訪問寫生  

趙望云:寫生路上
20世紀50年代,趙望云(后排左一)與汪鋒(前排左一)、常黎夫等合影

趙望云:寫生路上
1962年為《甘肅畫報》作畫
 

趙望云:寫生路上
1962年為學生做示范

趙望云:寫生路上
 1961年在社會主義教育學院
 
趙望云:寫生路上
 1973年的趙望云
 

  趙望云曾說“為了描繪現實,我愛圖畫;為了尋找畫材,我愛旅行。”在他人生履歷中旅行寫生或者是深入生活創作,始終貫穿于各個時期。50年代,趙望云不斷地深入生活,陜北、陜南、黃河沿岸、秦嶺到處留下了他的足跡,留下了大量來自于生活的作品他的《牧羊圖》、《邊塞風光》、《深入祁連山》、《雪天馱運圖》都呈現了西北地區的風貌和風土人情,開中國畫西部風貌表現的歷史先河,也使得他成為畫壇西北風的拓荒者,西北文化事業的建設者。

趙望云:寫生路上
深入祁連山  90.3cm×161.3cm 1954年 現藏中國美術館

趙望云:寫生路上

 雪天馱運圖  80cm×146.5cm 1954年 現藏中國美術館
 

  60年代,趙望云依舊勤奮于寫生。
      1961年,趙望云 55歲。春天,同何海霞、康師堯、李梓盛等深入秦嶺山區,在寧陜縣火地塘林區寫生。10月1日,與石魯、何海霞、李梓盛、康師堯、方濟眾一起在北京中國美術館聯合舉辦“國畫習作展”。畫展以濃郁的地域特色和新穎的時代氣息,引起全國畫壇關注,被譽為“長安畫派”。本年度創作有《森林伐木》、《林間山徑》、《秋林歸牧》、《火地塘寫景》、《濃密的山林》、《林場》、《延安道上》、《春耕圖》、《西山之雪》、《雨后春游》、《西山古松》、《林區寫生組畫》等。

趙望云:寫生路上
巴山春耕 1958年 趙望云 150×82厘米 

 
趙望云:寫生路上
萬山叢中 144x313cm 1955年

 
趙望云:寫生路上
幽谷新村 129.1×68cm 1960年

 
趙望云:寫生路上
晚秋 1962年 83×50厘米

趙望云:寫生路上
青海湖風波 35x51cm 1973年

趙望云:寫生路上
深山欲雨1973年35×51cm

趙望云:寫生路上
深夜行1973年69x46.5cm 現藏中國美術館
 

趙望云:寫生路上
霜林曉色 1976年 趙望云 65×33厘米 現藏中國美術館

趙望云:寫生路上
《云深不知處》1975年 74×46cm

趙望云:寫生路上
《竹林池塘》 68x33cm 1976年

 
趙望云:寫生路上
《紫竹園內即景》 1972年 25×105.5厘米 
 

  趙望云晚年被打成過“右派”,文革中被造反派連續批斗,導致左半身癱瘓。但是,其對于藝術的熱誠從未消失,其子、著名作曲家趙季平回憶:他平時一直溫和樂觀,我記得那次他哭了,他說:“我怕我再不能拿起畫筆了啊”。身體左半邊癱瘓,但右手還可以握筆,趙王望云依然堅持作畫。這個時期的作品,注重強化主觀情懷的表現,作品的意境呈現出詩化、音樂化的特色;藝術表現力也更加強烈,達到了很高的藝術境界,進入了創作的“黃金時期”。繪畫也成為其精神寄托,借此排除苦悶,同時將一生精華釋放出來。

  1976年趙望云70歲 ,“文革”結束,身體日弱,克服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在病榻上堅持作畫百余幅。這年的作品有:《竹林池塘》、《海水揚其波》、《山高氣爽》、《清江一曲抱村流》、《松坡長泉》、《山色水聲》、《霜林曉色》、《溪山幽靜》、《幽林麋鹿》、《清夏》、《蜀山農舍》、《山村五月》、《終南山居圖》、《春到人間》、《崖樹臨壑》、《漢南懷古》、《嶺上青松》、《夏收晌午》、《山林飛瀑》、《秋山牧羊》、《秋色山野》等。

  1977年,71歲,3月29日,因病重治療無效,在西安市中心醫院逝世。

趙望云:寫生路上
1948年,趙望云與友人及趙振川、趙季平合影

 

  除了個人的藝術創作和成就,趙望云也培養了不少學生:黃胄、方濟眾、徐庶之等等,趙家孩子也非常優秀:趙振川成為西北畫壇的領軍人物、趙振霄成為中國頂級大提琴手、趙季平則成為著名作曲家并擔任中國音協主席……

  方濟眾回憶趙望云的教育方法:“老師只須引導學生進入藝術領域就行了。好比教走路,會走就行,不是抱在懷里,代他走路”。方濟眾也是趙望云偶然間發生的藝術才子。方濟眾為陜南貧寒子弟,一次畫展上看到趙先生的作品,非常崇拜,得以認識。本意希望先生指導其考美院,先生卻以自己的閱歷和實踐告訴他:藝術在象牙塔之外更能成功。1946年9月以后,方濟眾住到了趙先生的家里,成了這個和睦家庭的一員。方濟眾曾說:“當時趙先生的一家,除了老師、師母,便是三個小弟弟,加上我和做飯的老孫,總共是七口之家。這對經常處于物價飛漲的西安古城來說,光靠望云老師舉辦畫展維持生活,也確是一個很大的難題。從我到他家一年多來,幾乎沒有看到他一天停筆不畫,即使朋友們來了,他也還是邊畫邊聊天。據我估計,最少每天他總得畫一張畫才能保證一年有兩次展覽。而如果沒有兩次展覽,要維持一家人的生活就要遇到困難。因而我就愈來愈感到在他的家里增加一個象我這樣可有可無的人,的確是一層額外的負擔。但在這一年多的時間里,我卻從來沒有感到過他有任何另眼看待我的地方。他甚至還經常站在學生的一邊,為我們奔波,為我們爭取生活和學習條件。”

  1947年3月收徐庶之為學生。徐后來也和黃胄一樣去了新疆,沿著趙望云的路繼續開辟西北美術新章節,也成為畫壇成就斐然者。

趙望云:寫生路上
1954年籌建西北歷史博物館,趙望云(右二)與文物專家何正璜(左一)、范文藻(右一)、陳堯廷等合影

趙望云:寫生路上

趙望云主要出版物

      趙望云的一生關注社會現實、背負時代責任、懷有民族復興精神、投筆從戎,以自己的生命譜寫了一曲愛國大合唱。深入農村、鄉鎮,貼近底層民眾,注定使趙望云成為藝術史輝煌的一頁。趙望云一生立志創新,數度變法。他早年的作品潑辣、質樸,中年呈現出詩化、音樂化的特征,晚年更強化主觀情意抒寫,將本色、理想、魂魄化入老辣、拙厚之筆墨,意境新奇,形的松散化與神的內斂化,到達爐火純青的藝術化境。正如批評家程征在《從學徒到大師—畫家趙望云》的序言中所寫:藝術家在藝術史上取得地位,是由于他作出了別人無法重復和取代的貢獻。至少這樣兩類畫家的貢獻是不可重復和代替的,一類是開山鼻祖,另一個是登峰造極者。趙望云的早期屬于前者,晚期在向后者攀登,并達到了相當的高度!

設為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主編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全網最可靠的網投平臺

掃一掃 求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