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 > 傳世書畫 > 書法 >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來源:澎湃新聞 作者: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編輯部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陸機 《平復帖》

釋文:“彥先羸瘵,恐難平復,往屬初病,慮不止此,此已爲慶。承使唯男,幸爲複失前憂耳。吳子楊往初來主,吾不能盡。臨西複來,威儀詳跱。舉動成觀,自軀體之美也。思識□量之邁前,勢所恒有,宜□稱之。夏伯榮寇亂之際,聞問不悉。”(釋文據啟功《〈平復帖〉說并釋文》)


    《平復帖》,草隸書9行86字,距今1700余年,是我國古代存世最早的法書墨跡,被譽為中國書法史的“祖帖”與“墨皇”,比王羲之的《蘭亭集序》還早50余年

    陸機,字士衡,西晉吳郡(今江蘇蘇州)人。因其曾為平原內史,世稱陸平原。他“少有奇才,文章冠世”(《晉書 陸機傳》),與其弟陸云俱為我國西晉時期著名文學家、書法家    
 
   《平復帖》用禿筆寫于麻紙之上,筆意婉轉,風格平淡質樸,在中國書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同時對研究文字和書法變遷方面都有參考價值。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陸機像
 

猶存隸意,草書演變過程中的典型書作

《平復帖》是草書演變過程中的典型書作,最大的特點是猶存隸意,但又沒有隸書那樣波磔分明,字體介與章草、今草之間。細觀此帖,禿筆枯鋒,剛勁質樸,整篇文字格調高雅,神采清新,字雖不連屬,卻洋洋灑灑,字里行間透露出書家的儒雅與睿智。

歷來評述甚多。宋陳繹曾云:“士衡《平復帖》,章草奇古”。《大觀錄》里說:《平復帖》為“草書、若篆若隸,筆法奇崛”。《平復帖》對后世也產生過較大影響。清人顧復稱“古意斑駁而字奇幻不可讀,乃知懷素《千字文》、《苦筍帖》,楊凝式《神仙起居法》,諸草圣咸從此得筆。”這些評論或許有牽強附會之感,但若是懷素、楊凝式當真見到,也確會為之動情。董其昌贊云“右軍以前,元常之后,唯存數行,為希代寶”。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董其昌題跋

章草源于解散隸體,赴速急就,所以具有隸書的特征,即有明顯的波磔。到了漢末,這種字形被一些書家創造性地發揮。如衛瓘的草稿之作,大多字勢都取縱勢,陸機《平復帖》受其影響,在字態上明顯取法了這種傾向。

《平復帖》其結體瘦長,書寫簡便、率性,逸筆草草,沒有循規蹈矩。撇捺無波挑,平添了幾分險崛之意。許多字的末筆的收束也是向下牽引,把章草橫展的筆勢變為縱引,字態也因勢而變。如:“子楊”兩字,“子”字“豎鉤”筆畫,省略“鉤”后“豎”似“撇”畫一樣向左下撇出;“楊”字“豎”畫向下拉長,字內兩撇變短,變化為直接向下的線條。這些都是為強化縱向發展的字勢而進行的處理。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平復帖》“子楊”二字

《平復帖》字字翩翩自恣,活潑可愛,在字法上主要表現在字勢的多變與字構件的錯落組合。整帖字勢以正為主,間以左右舞動的欹勢,頗有奇趣。如:“失前”兩字,“失”向左傾斜,“前”字向右傾斜,一左一右,動態十足。字的構件位置的變化突出表現在左右結構兩部分位置的移動和勢的調整。如:“儀”字,左部“單立人”上移并傾斜,和右部構件的傾斜形成上合下開之勢。“觀”字本身為左右結構,左部構件上移至右部件左上部,進而呈現向左的斜勢,使整個字看起來更像上下結構。

《平復帖》書寫率性、簡捷,致使其字的筆畫更加簡省,但也增添了字的辨識難度。“平”字中左右兩點,省寫為一橫畫。“前”字更加簡約,似草書“甚”字。《平復帖》也注意字內的虛實關系,表現在字內的留白處理上。

《平復帖》點畫形態硬朗,突出了作者書寫時的率性。其筆意有別于草簡。草簡用筆清利,入筆收筆時有露鋒,捺畫用筆停頓后挑鋒。字勢開闊疏朗。而《平復帖》因是麻紙、硬毫禿筆,麻紙不細膩平滑且有斑駁意。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平復帖》局部

     《平復帖》章法上行距、字距都沒有明顯的疏密變化,寓小矛盾于平靜之中。全文共九行,每行三字到十二字不等,上端齊整,下端參差。行距、字距較小,行距略大于字距,字體大小變化也不是太大。這樣緊密式的章法處理,給人一種森森茂密之感,也強化了渾厚之風格。此帖第四行自“來”字以下,“主吾不能盡”五字縮小字形并極力壓縮橫勢,使左右行距產生了稍大的空白。整體看來錯落有致,自然天成。

歷代傳藏:從唐宋明清直至張伯駒

《平復帖》凡九行,上有宋徽宗趙佶泥金題簽和“宣和”、“政和”二印。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內容只是陸機問候友人的平常手札。惜距今一千七百多年,紙面損傷,有些字已分辯不出來了。古代法書典籍《墨緣匯觀錄》、《平生壯觀》、《大觀錄》等,雖有記錄,均無釋文。當代書家啟功先生在其《啟功論稿》中對此帖注有釋文。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平復帖》唐人題簽與宋徽宗泥金題簽

《平復帖》成書于西晉,在唐末被時人殷浩所收藏,從其手中流出后,到王溥家,在王家保存了三代之后,被李瑋買了去。李瑋逝世后,《平復帖》進入了宋御府,明萬歷間歸韓世能、韓逢禧父子,再歸張丑。清初遞經葛君常、王濟、馮銓、梁清標、安岐等人之手歸入乾隆內府,再賜給皇十一子成親王永瑆。光緒年間為恭親王奕所有,并由其孫溥偉、溥儒繼承。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恭親王溥偉識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恭親王溥偉識

清朝覆滅后,恭王府的日子入不敷出,后僅憑溥儒教書賣畫養活一家二三十口,家境迅速中落,最終致使《平復帖》等文物流出恭王府。末代皇帝溥儀的堂兄、當時的名畫家溥儒因無法維持生計,便想著要出售《平復帖》。后由大收藏家張伯駒先生購藏并捐給北京故宮博物院。

張伯駒(1898—1982年)是我國近現代著名的文物收藏家,河南項城人。工詩詞書畫,對戲劇亦有研究,著有《叢碧詞》、《紅毹紀夢詩注》等書。張伯駒早年即喜收藏,所藏法書名畫甚眾,多為曠世絕品。他收藏中國古代書畫,最初是出于愛好,后來則是為了保護重要文物不外流。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張伯駒像

張伯駒最早是在湖北一次賑災書畫會上見到《平復帖》的,溥儒在1936年將所藏的唐代韓干的《照夜白圖》賣于他人,后流于海外。這件事情讓張伯駒久久不能釋懷。據王世襄回憶,張伯駒深恐《平復帖》蹈此覆轍,因此委托琉璃廠一家老板向溥儒請求出售。但溥儒索價20萬元,張伯駒力不能勝而未果。

后來,葉恭綽舉辦“上海文獻展覽會”,張大千、張伯駒都出席參加。此時張伯駒又請張大千向溥儒說合,愿以六萬大洋求購。但溥儒的回復依然是要價20萬,又作罷。

1937年臘月,溥儒母親去世。當張伯駒得知溥儒為母治喪急需用錢的消息后,便拜托傅增湘促成收購《平復帖》的事情。張伯駒也不想乘人之危,就表示“溥先生急用錢,我可幫助一萬元,《平復帖》權當抵押之物”。沒想到,溥儒的意思是不用抵押了,直接要價四萬大洋。如此三次求購,《平復帖》終于到了張伯駒手中。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傅增湘識

而后,為了躲避日本人對這件寶物的覬覦,他攜家人南逃,《平復帖》被他縫入衣被,片刻不離身。到了上海,他仍因為自己的收藏遭到綁架,但他寧被“撕票”,也不交出國寶,僵持近8個月,夫人四處籌措了20根金條,才把他贖回來。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年輕時的張伯駒及夫人潘素

在捐獻《平復帖》二十二年后,張伯駒在《陸士衡平復帖》一文中寫到,“在昔欲阻《照夜白》出國而未能,此則終了宿愿,亦吾生之大事。而沅叔先生(傅增湘)之功,則更為不可泯沒者也。”

1942年10月,張伯駒去西安旅行,將《平復帖》縫在棉衣里面,隨身攜帶,唯恐有閃失。

1945年,王世襄參與了清理戰時文物損失工作,得以與張伯駒結交。王世襄后來回憶,他一直想研究《平復帖》,但想到東西實在太珍貴了,他小心翼翼地提出能否在張家看上一兩次,“沒想到我一說,他就說‘你拿回家看去’,這下倒給我添了負擔了。到家之后,騰空了一只樟木小箱,放在床頭,白棉布鋪墊平整,再用高麗紙把已有錦袱的《平復帖》包好,放入箱中。每次不得已而出門,回來都要開鎖啟箱,看它安然無恙才放心。觀看時要等天氣晴朗,把桌子搬到貼近南窗,光線好而無日曬處,鋪好白氈子和高麗紙,洗凈手,戴上白手套,才靜心屏息地打開手卷。《平復帖》在我家放了一個多月才畢恭畢敬地捧還給伯駒先生,一時頓覺輕松愉快,如釋重負。”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張伯駒識

 謹借陸機《平復帖》 祈愿疫情平復 諸君無恙
張伯駒再識

1956年,張伯駒與夫人潘素從30年的收藏中選出晉代陸機的《平復帖》、唐代杜牧的《張好好詩》等8件精品,無償捐獻給國家。國家特頒發“褒獎狀”給張伯駒夫婦,表彰其對文物保護與捐獻的卓著貢獻。故宮博物院共計收藏有張伯駒《叢碧書畫錄》著錄的古代書畫22件,幾乎件件堪稱中國藝術史上的璀璨明珠。

 

設為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主編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全網最可靠的網投平臺

掃一掃 求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