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收索: 秋拍 拍賣 收藏 當代藝術

民國學者的新年夢想

來源:知識人intellectual 作者: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編輯

    1932年11月1日,胡愈之主編的《東方雜志》向各界知名人士征集“中國夢”,提出了兩個問題:(1)先生夢想中的未來中國是怎樣?(2)先生個人生活中有什么夢想? 1933年元旦,《東方雜志》新年特大號以“夢想的中國”為題,刊登了142個人的244個未來夢想。值此新年伊始之際,編者特遴選了其中的一部分“中國夢”(依原刊順序)與讀者共享。

民國學者的新年夢想

1933年元旦《東方雜志》封面和扉頁  

○ 柳亞子

  中國是世界的一部份,所以要有夢想中的未來中國,應該先有夢想中的未來世界。我夢想中的未來世界,是一個社會主義的大同世界,打破一切民族和階級的區別,全世界成功一個大聯邦。這大聯邦內,沒有金錢,沒有鐵血,沒有家庭,沒有監獄,也沒有宗教;各盡所能,各取所需;一切平等,一切自由。而我們的中國呢,當然也是這大聯邦內的一個部份,用不著多講了。
 

○ 謝冰瑩

  夢是多么美麗而甜蜜呵,可憐我自從有了新思想到現在足足有十年了,在這十年中我整天整夜做著那樣美麗而甜蜜的夢,雖然這夢我不知要到哪一天才清醒,要哪一天才實現,但我任然在繼續著做。

  我夢見一個沒有國界、沒有民族、沒有階級區別的大同世界:所有的人無論男女老幼都要工作,這工作是為他們自己,為他們自己的階級,和整個的人類所需要而做的。他們過著很快樂的自由平等底生活,有書讀,有游藝,有一定的休息時間,他們享受著自己所生產出來的一切權利。這里沒有侵略,沒有剝削,沒有嫉妒和欺騙,沒有戰爭和屠殺,有的是共同愉快的生活,努力前進的精神!互相版主,互相親愛,全世界成了一個組織。而中國就是這一組織系統下的細胞之一,自然也就是沒有國家,沒有階級,共同生產,共同消費的社會主義國家。
 

○ 徐悲鴻

  在西安之西,忽成一八千里周圍大湖。俾吾人游歷新疆、青海,可以航行。湖中有小盜出沒。又略賣違禁品,如鴉片之類,而吸著不甚多。湖流南下,直達洞庭,以其清澈,使揚子江水,及江浙海面,悉成蔚藍之色。日本既占有北京,即遷都于彼。無端棄其帝制,棄其番語,與中國交涉合并。時白崇禧與蔣介石之孫,俱智勇足備,又同心協力,欲雪舊恥,此時中國已有近世組織,國人又誠心以實力助之……
 

民國學者的新年夢想民國學者的新年夢想

 

○ 鄭振鐸

  我并沒有什么夢想,我不相信有什么叫做“夢想”的。人類的生活是沿了必然的定律走去的。未來的中國,我以為,將是一個偉大的快樂的國土。因了我們的努力,我們將會把若干年帝國主義者們所給予我們的創痕與血跡,醫滌得干干凈凈。我們將不再見什么帝國主義者們的兵艦與軍隊在中國內地及海邊停留著。我們將建設了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的國家;個人為了群眾而生存,群眾也為了個人而生存。軍閥的爭斗,饑餓,水災,以及一切苦難,都將成為過去的一個夢。這并不是什么“夢想”,我們努力,便沒有什么不會實現的!而現在正是我們和一切惡魔苦斗的時候!
 

○ 巴金

  在現在的這種環境中,我連做夢也沒有好的夢做,而且我也不能夠拿夢來欺騙自己。“在這漫長的冬夜里”,我只感到冷,覺得餓,我只聽見許多許多人的哭聲。這些只能夠使我做噩夢。

  那些線裝書,那些偶像,那些廟宇,那些軍閥官僚,那些古董,那些傳統……那一切所謂中國的古舊文化遮住了我的眼睛,使我看不見中國的未來,有一個時期使我甚至相信中國是沒有未來的。所以在一篇小說里我曾寫過這樣的話:

  “我們中國民族恐怕沒有希望了,他已經是太衰老了。像這樣古老的民族,如今世界上再尋不出第二個來。在我們中間并沒有多少活力存在著,所以我們的青年是脆弱得很(我自己也是)。我們如果得不著新生,就會滅亡,滅亡而讓位給他人。那黎明的將來是一定會到來的,我的理想并不是一個不可實現的幻夢。可悲的是也許我們中國民族會得不著新生。想到將來有一天世界上的人都會得著自由平等的幸福,而我們卻在滅亡途中掙扎,終于逃不掉那悲慘的命運,這情形真可以使人痛心。為全人類的未來計,也許我們應該滅亡。但一想到我們這許多年的苦痛的經驗,而且就我們中國人的地位來說,我們對這命運是不能夠甘心的。……”

  “我要努力奮斗,即使奮斗結果,我們依舊不免于滅亡,我們也應該奮斗。即使我們前面就立著墳墓,但在進墳墓以前我們還應該盡我們的力量去做一番事業。奮斗的生活畢竟是最美麗的生活,雖然里面也充滿了痛苦。為了懼怕滅亡的命運,為了懼怕痛苦而去選取別的道路,求暫時的安舒的生活,那是懦夫。我們要寶愛痛苦。痛苦就是我們的力量,痛苦就是我們的驕傲。”
 

○ 郁達夫

  我只想中國人個個都不要錢,而只把他們的全部精力都用到發明、生產、互助,與有意義的犧牲上去。將來的中國,可以沒有階級,沒有爭奪,沒有物質上得壓迫,人人都沒有,而且可以不要“私有財產”。至于無可奈何的特殊天才,也必須使它能成為公共的享有物,而不至于對大眾沒有裨益。譬如,天生的聲學家,可以以他的歌唱,天生的畫家,以他的美的制作,天生的美人,以他或她的美貌,等等,來公諸大眾,而不至于辜負他們的天才。至于這一個烏托邦如何產生,如何組織,如何使它一定能于最短時期內實現,則問題又加大了,這一個短篇幅里說不勝說,而在這漫長的冬夜里,也有點不敢說。

 

○ 老舍

  我對中國將來的希望不大,在夢里也不常見著玫瑰色的國家。即使偶得一夢,甚是吉祥,又沒有信夢的迷信。至于白天做夢。幻想天國降臨,既不治自己的肚子餓,更無益于同胞李四或張三。擬個五年或十年計劃,是謂有條有理,與中國邏輯根本不合,定會招愛國與賣國志士笑掉門牙。生為糊涂蟲,死為糊涂鬼,糊涂的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大有希望,切勿著急。天增歲月人增壽,春滿乾坤福滿門。天長地久,糊涂的是永生的,這是咱們。得了滿洲,再滅了中國,春滿乾坤,這是日本。揖讓進退是古訓,無抵抗主義是新民詞,中華民國萬歲!
 

○ 葉圣陶

  夢想里的未來的中國,描寫起來只需簡單的幾條線條。個個人有飯吃,個個人有工作做,凡所吃的飯絕不是什么人的膏血,凡所做的工作絕不為充塞一個兩個人的大肚皮。豈止是未來的中國,未來的世界,不應該這樣么?中國地方什么時候會涌現這一幅圖畫呢?恐怕很遙遠吧,遙遠到不能“夢想”吧。

  再來描寫所謂“一個方面”者:“高等華人”絕跡……蒼蠅聲似的“文化”,“文化”之聲絕于耳……“報銷主義”斷種……現在那些大學中學一起關掉——不多寫了,原來是實現時期遙遠到不能“夢想”的夢想,多寫又有什么意思?○ 錢君匋  未來的中國是一團糟,我深信著我的夢想是千真萬確的,因為找目前的情形而看,而推測,要他不一團糟,無論如何也做不到的。我們的生存的苦,將跟著逐漸加濃。

○ 徐調孚

  我夢想中的未來中國沒有國學、國醫、國術……國恥、國難等名詞。
 

○ 張若谷

  在這個受難的時期,在這樣不景氣的社會環境里,我們哪里還有做甜蜜而舒適之夢的權利?我們既不能逃避現實,自然不該再去做什么空歡喜的幻夢來騙人騙自己。雖則我是一個貧血而富于神經質的文人,神經衰弱的時候,也會有許多奇異古怪的夢想。但是,自己知道那些都是不能實現的夢想。“癡人說夢話”,試問對于未來的中國,對于私人生活,有什么貢獻?有什么利益?與其做一場空夢,毋寧還是做些實地的工作。總之:在中國未來大變動發難的前夜,我對于我的祖國,我對于私人的生活,至少在我個人,沒有夢想,我不愿學學癡人說夢話。我要踏進這現實的世界,出汗流血,勞力苦斗,世界上只有勞力苦斗的人們,他們有做幸福之夢的權利。
 

○ 孫福熙

  我不是沒有過夢想,但現在夢境漸漸地縮小,一直縮到眼睛的前面。到了眼睛也不能閉起來的時候,還有什么夢呢?

  羅志希君在《圖書評論》上主張言論負責,我很同情,倘若擴充范圍,能夠人人行為負責,我想,這個所謂“中國”,一定是大變一個新樣子了。

  賣米的攙石沙,織布的攙日本棉紗,什么敗露了就是亂攙官話。但到了人人行為負責的時候,就沒有這種現象了。

  我相信這不是“癡人說夢”,我雖沒有夢了,但還是希望這事的實現。
 

○ 鄒韜奮

  我所夢想的“未來中國”,是個共勞共享的平等社會,所謂“平等”,是人人都須為全體民眾所需要的生產做一部分的勞動,不許有不勞而獲的人;不許有一部分榨取另一部分勞力結果的人。所謂“共享”,是人人在物質方面及精神方面有平等的享受機會;不許有勞而不獲的人,物質方面指衣食住行及護衛(包括醫藥衛生)等等;精神方面指教育及文化上的種種享樂。政府不是統治人民的,而是為全體大眾計劃,執行,及衛護全國共同生產及公平支配的總機關。在這里,除只看見共勞共享的快樂的平等景象外,沒有帝國主義者,沒有軍閥,沒有官僚,沒有資本家,沒有男盜女娼,當然更沒有乞丐,連現在眾所認為好東西的慈善機關及儲蓄銀行等等都不需要,因為用不著受人哀憐與施與,也用不著儲蓄以備后患。
 

○ 周谷城

  我夢想中的未來中國首要之件便是:人人都能有機會坐在抽水馬桶上大便。
 

○ 陶孟和

  夢想是人類最危險的東西,人的生活,無論是個人的或社會的都應該用冷靜的、清醒的頭腦計劃的。人所需要的是合理的思考,依據事實的思想。夢想與事實脫離或竟不顧事實。夢想不受理性的拘束,不必合乎理論。舒適的夢可以做煩悶人的安慰,但于他的實際生命有何益處?一個人從美滿的夢想回到煩悶豈不更煩悶嗎?一個人覺到事實與夢想的相懸殊實在是最痛苦的事。最危險的是夢想有麻醉的功能,終日耽于夢想,便忘記或不肯努力了。中國人不肯自己努力而專懸想或盼望日本的財政破產革命爆發不就是夢想的麻醉嗎。至如“未來之希望”不能專靠夢想,必須依據現在的事實精細籌劃,特別須對于達到希望的步驟都應計劃。

  這不是答案,這是罵題。但這是我的誠懇的見解,我國人做夢的人很多,對于如何達到夢想,卻是很少的計劃實現,實在是最重要的。
 

○ 章乃器

  像中國這樣一個龐大的民族,決不怕沒有出路。不獨中國民族會有出路,連印度、朝鮮、安南的民族,都會有一天走上了光明的大道。

  任何民族的出路,都必然是自然而且平凡的。弱小民族的唯一的出路,是犧牲、奮斗、艱難、困苦的革命的路;而決不是茍且偷安的和平妥洽的路。希望帝國主義主持公道,甚至希望他們覺悟、垂憐,那就等于希望天上降下來一顆救星,安穩的超度我們脫離苦海。那是虛幻玄妙自欺欺人的夢想,而決不是自然而且平凡民族的出路。這種思想的荒謬,可說是和義和團的“神符寶錄抗洋兵”異曲同工。

  自從世界恐慌日趨嚴重,帝國主義在整個的崩潰之前,不能不加急地向外侵略,以圖茍延其殘喘。主張中國門戶開放的,不過是想以中國做他們的過剩商品傾銷的尾閭。主張東亞門羅主義的,是進一步要獨吞中國的富源,獨占中國的市場。一切的一切,都逃不出“加急侵略”四個大字。加急侵略的結果,使中國內部的矛盾,也日趨尖銳化;使中國民族明白地見到,非革命無以圖存。

  倘使我們認定中國必然要革命,我們就要想到一個更進一層的問題:中國最近的將來的革命,究竟是右傾的民族斗爭的革命,還是左傾的社會革命?關于這個問題,我曾經在《客觀的中國》一文內用歷史和地理的關系,指出右傾思想和右傾行動在中國不可能發展,指出屈服在帝國主義勢力之下的中國上層階級,在內部矛盾日趨尖銳化,自身基礎正在動搖的時候,不能領導任何的民族斗爭。所以,中國將來的革命,必然是一個向整個的上層階級進攻的左傾的革命。那個革命的目標,不單是要推翻帝國主義,而且同時要推翻帝國主義的虎倀。當然,這樣的一個革命,是要和遍滿世界的革命潮流互相呼應一致行動的。所以,這個革命成功的日子,就是全世界弱小民族同時解放的日子,也就是帝國主義整個崩潰的日子。

  最后,我要聲明:上面的許多話,是我根據客觀的條件所下的論斷,而并不是我的“夢想”。
 

○ 茅盾

  對于中國的未來,我從來不作夢想;我只在努力認識現實。夢想是危險的。在這年頭兒,存著如何如何夢想的人,若非是冷靜到沒有氣,便難免要自殺。
 

○ 顧頡剛

  第一,沒有人吸鴉片,吞紅丸。這是最重要的事。這種嗜好延長下去,非滅種不可,任憑有極好的政治制度,也是無益的。

  第二,打破舊家庭制度。許多惡習的改不過來(如貪贓),許多人的頹廢(如因婚姻),都是家庭制度的作梗。

  第三,獎勵移民。西北有廣大的土地和豐富的生產,如能有大批人民移住,既開發了富源,也挽救了中原的沒落。

  第四,知識分子肯到民間去,使全國民眾都能受到教育,不要只管自己享樂,也不要只管喊口號。

  第五,每個人都有職業,無不勞而獲的人。
 

○ 施蟄存

  在這五角六張的局面下,對于中國未來的情形,我們還何敢有什么希望。能夠茍生性命已經是很滿足的了。

  但是《東方雜志》社終于以這個問題來征求答案,我將怎樣說呢?

  “夢想中的未來中國”,喔,這個題目多大!就使要我描寫一個輪廓也是很費力的事。從前在小學校時,讀了一篇《意園記》,先生就在作文課上出了同樣的題目,要我們各人記一個想象的花園。但是我做了兩小時,終于交了白卷。

  要我憑空假想出一個花園來是困難的。我想至少應當有一點根據。于是我想以學校的校舍為這“意園”的地址,該怎樣將它改變成一個花園呢?或者以我的家屋的根據,使它在想象中成為一座花園。但校舍是那么樣的緊密,小小的幾間東倒西歪的屋子都有用處,連院子里都是沒得空;家里是益發不成樣子,雞塒狗竇,污潭毛廁,實在也無從改變起。從這樣的地方要想象出一座美麗的花園來,卻也竟是不可能的。于是我焉得而不擱筆?

  今天,要我寫一點夢想中的未來中國的情形,我覺得感到了如做《意園記》時候一樣的困難。

  可是我終不能以這樣的空話來作回答。

  于是我在執筆之頃,勉強自己夢想一下。結果呢,我夢想中的未來中國,卻與每一個小百姓所夢想著的一樣,完全一樣!是一個太平的國家,富足,強盛。百姓們都舒服,說一句古話:“熙熙然如登春臺”。中國人走到外國去不被輕視,外國人走到中國來,讓我們敢罵一聲“洋鬼子”——你知道,先生,現在是不敢罵的。

  寫到此,一個朋友在旁邊問:“那么你以為這時候是個什么政府呢?”

  我說:“隨便。……一切都好。總之,我以為政治制度是沒有關系的,問題完全是在人,在人!”

  這樣一來,又未免近于發揮政見了,這是破了夙戒。我不免學一句時髦人高爾斯華綏的話:

  “橫豎我的政治意見是無足輕重的。”
 

○ 章衣萍

  這個中國是太老,太舊,太腐敗了。中國恐怕還該有長期的混亂。怎么好?要做夢也很難。我理想中的中國,最低的限度,要大家有飯吃,有衣服穿,有房子住,有路可走。我們不要像甘肅一帶人民一樣,吃草皮樹根,十六七歲的大姑娘還沒有褲子穿便好。——這個簡單的夢,也不知哪一年可以實現。
 

○ 洪深

  年齡又增了一歲,在這一年中,那些妨礙社會改革和進步的人,當然也老了一歲,或者會多死去幾個。這真所謂是“夢想”了。
 

○ 潘公弼

  中國終究是一個有名無實的共和國家。有了強暴的領袖,他掠奪政權;有了賢明的領袖,人民奉讓政權,所謂掠奪與奉讓,并不拘于一種丑態;所謂政權,是一部或全部。人民卻安居樂業于低度的保障之下。國際地位的增進,有待國內產生若干世界的科學家與哲學家;當然,政治相當的昌明,國防相當的充實,亦是必要條件。
 

民國學者的新年夢想民國學者的新年夢想
 

○ 林語堂

  我不夢見周公,也很久了。大概因為思想益激烈,生活日益隱健,總鼓不起勇氣,熱心教育,熱心黨國。不知是教育黨國等了不叫人熱心,還是我自己不是,現在也不必去管他。從前,的確也曾投身武漢國民政府,也曾親眼看見一個不貪污、不愛錢、不騙人、不說空話的政府,登時,即刻,幾乎就要實現。到如今,南柯一夢,仍是南柯一夢。其后,人家又一次革命,我又一次熱心,又在做夢,不過此時的夢,大概做的不很長,正在酣密之時,自會清醒過來。到了革命成功,連夢遂也不敢做了,此時我已夢影煙消,消鏡對月,每夜總是睡得一寐到天亮。這大概是因為自己年紀的緣故,人越老,夢越少。人生總是由理想主義走上寫實主義之路。語云,婆兒愛鈔姐兒愛俏,愛鈔就是寫實主義,愛俏就是理想主義。這都是因為婆兒姐兒老少不同的關系。記得笨拙說過,不滿二十之青年而不是社會主義者,都是低能,年滿二十而仍是社會主義者,便是自廢。所以我現在夢越做越少而越短了。這是我做夢的經過。

  我現在不做大夢,不希望有全國太平的天下,只希望國中有小小一片不打仗,無苛稅,換門牌不要錢,人民不必跑入租界而可以安居樂業的干浄土。

  我不做夢,希望國中有數座百萬基金堪稱學府的大學,我只希望有一個中國人自辦的成樣的大學,子弟還進洋鬼學校而有地方念書。

  我不做夢,希望民治能實現,人民可以執行選舉、復決、罷免之權。只希望人民之財產生命,不致隨時被剝奪。

  我不做夢,希望全國有代議制度,如國民會議、省議會等,只希望全國中能找到一個能服從多數、不分黨派、守紀律、不搗亂的學生會。

  我不做夢,希望政府高談闊論,扶植農工,建設農工銀行,接濟苦百姓,只希望上海的當鋪不要公然告訴路人“月利一分八”做招徠廣告,并希望東洋車一日租金不是十角。

  我不做夢,希望內地軍閥不殺人頭,只希望殺頭之后,不要以二十五元代價將頭賣與死者之家屬。

  我不做夢,希望全國禁種鴉片,只希望鴉片勒捐不名為“懶捐”,運鴉片不用軍艦,抽鴉片者非禁煙局長。

  我不做夢,希望中國有第一流政治領袖出現,只希望有一位英國第十流的政客生于中國,并希望此領袖出現時,不會被槍斃。

  我不做夢,希望監察院行駛職權,彈劾大吏,只希望人民可以如封建時代在縣衙門擊鼓。或是攔車喊冤。

  我不做夢,希望人民有集會結社權,只希望臨時開會抗日不被軍警干涉。

  我不做夢,希望內政修明,黨派消減。只希望至少對外能一致,外鄰侵犯時,保留一點人氣。

  我不做夢,希望貪官污吏斷絕,做官的人不染指、不中飽,只希望染指中飽之余,仍做一點事績。

  我不做夢,希望中國政治人才輩出,只希望有一位差強人意,說話靠得住的官僚。

  我不做夢,希望國中有許多文學天才出現,只希望大學畢業生能寫一篇文理過順的信。

  我不做夢,希望政府保護百姓,只希望不亂拆民房,及向農民加息勒還賬款。

  我不做夢,希望建設全國道路,只希望我能坐帆船回去我十八年不曾回去的家鄉。
 

民國學者的新年夢想

“夢想的中國”專題的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首頁


    時光如梭,88年過去了,放眼神州大地,處處都有新變化、新氣象。邁入2020的我們對未來又會有什么樣的期許?
    歷史長河奔騰不息,有風平浪靜,也有波濤洶涌。不忘初心,牢記使命,讓我們只爭朝夕,不負韶華!讓我們共同為
祖國繁榮昌盛,人民生活幸福美滿而不斷努力!
           

----------------------------------------
本文圖文源自知識人intellectual微信公眾號《民國知識人的新年夢想》一文及網絡,略有刪改。

 

設為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主編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全網最可靠的網投平臺

掃一掃 求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