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收索: 秋拍 拍賣 收藏 當代藝術

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 > 藝術市場 > 焦點 >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來源:雅昌藝術網 作者: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編輯部

一只雞蛋可以畫無數次,一場愛情能嗎?

                                                         ——列奧納多·達·芬奇
 

這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也是世界美術史上最杰出的藝術家之一達芬奇的愛情箴言。這句充滿哲理的話或許正適合今天這個日子:2020.2.14。在這個寓意著愛與美好的日子里,讓我們來重讀一下達芬奇的名作《抱銀鼠的女子》。

   切奇利婭·加萊拉尼端坐在椅上,光線照著她柔美的側臉,長長的黑珍珠項鏈繞過修長的脖頸;她身上的深藍色衣料散發出美麗的光澤,這種顏料提取自阿富汗青金石,要花上幾個月才能運到歐洲,再研磨成粉。

華服和珠寶,與那只正溫順地伏在她懷里的貂鼠一起,都來自米蘭最有權勢的盧維多科·斯福爾扎公爵,代表一個男人毫不掩飾的寵愛。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抱銀鼠的女子》 列奧納多·達·芬奇  1489-1490  

門外傳來聲響,小貂鼠警覺地支起身子。切奇利婭輕撫它的頸項,安慰這躁動的小東西。驕傲和修養不允許她失去端莊的儀態,幾乎扭成90度的頭部和專注的眼神卻泄露了真實的心情:是公爵來了嗎?

門開了,達.芬奇走了進來。他捕捉到少女那一瞬間的神態和心理,把這一刻永遠定格下來,創作了這幅神秘的《抱銀鼠的女子》。

每年,數以百萬計的人慕名前往盧浮宮參觀《蒙娜麗莎》。他們不知道,有另外一幅畫靜靜地掛在波蘭克拉科夫國家美術館的一角。她是達芬奇從一顆冉冉新星成長為藝術巨匠的見證者,包括這個男人一生中近二十年的黃金歲月。

光影魔法與經典“側坐”式

《抱銀鼠的女子》畫的是切奇利婭的上半身。她氣質高貴沉靜,一方帶金線的薄紗和黑色發帶幫她固定了一個整潔的中分發型,兩側頭發緊貼臉頰,在腦后束成一個馬尾,這是當時米蘭貴族女子最時髦的裝扮。

她有一張今天的女孩們羨慕的小V臉,兩頰滿滿都是膠原蛋白,眼睛深邃、鼻梁挺直、嘴唇和下巴小巧可愛,肌膚閃爍著青春的、珍珠一般的光澤。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達芬奇曾希望用明暗法創造“間接照明”的幻覺,即用墻壁或屏幕來反射光線。但他原本勾勒在畫面右角、作為光源的一扇窗子被堵死,以致這一意圖落空了。比如,他畫眼睛時加上了“捕獲光”,就是虹膜上的兩個小白點,給人一種眼睛對面有光源的感覺。

他還首創了明暗轉移法,即畫像上由明到暗的過渡是連續的,像煙霧一樣沒有截然分界,提出“色彩從屬于光影,物體的顏色與光照、周圍物體的顏色有關系”,為300年后印象派色彩理論提供了思路。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抱銀鼠的女子》頸部和胸前微妙的色調變幻
 

達芬奇還為切奇利婭選擇了經典的“側坐”式入畫,來表現少女含苞待放的體態。當時,身穿長裙的貴婦們騎馬時就常常選擇側坐式,以展示S型、優美端莊的姿態和良好教養。其實,中國古代許多畫家也喜歡用側式來描畫女子的儀態之美。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電影中茜茜公主十分喜愛騎馬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左)清 雍正《十二美人圖》之《消夏賞蝶》

(右)清 冷枚《春閨倦讀圖》 
   

達芬奇精細至極地描畫這位愛情中的美麗少女,卻又在畫中留下許多隱晦的暗示,昭告真實的結局:愛情即將枯萎。

就在畫作完成后第二年,切奇利婭誕下一子,公爵卻迎娶了別人。

達芬奇眼中的他與她

時光倒退回1483年,達芬奇給當時米蘭的最高統治者、大公盧維多科·斯福爾扎寫了一封求職信,謀求軍事工程師的職位。他羅列了可裝卸的橋梁、能攻城的云梯、帶掩體的戰車、各種直的彎的地道、適宜進攻的兵船、美觀實用的加農炮等種種他能制造的軍事或民用設施,總結起來,就是一句話:您需要的一切,我都會造!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達芬奇工程學手稿  
 

這封史上最“自信(liàn)”求職信很快得到公爵回應。這一年,達芬奇31歲,容貌俊美、小有名氣,擁有世界上最聰明的腦袋和無與倫比的才華,正要邁向一個男人一生中的黃金時代。

在米蘭,達芬奇成了公爵的御用畫家。他見到了切奇利婭——公爵最寵愛的情婦,漂亮可愛,還是詩人、語言學家和音樂家。切奇利婭曾邀請達芬奇參加上流社會文人的聚會,她自己是召集者,也因此被視為文藝復興時代沙龍派對的開創者。

身為落魄小官的女兒,切奇利婭的美麗有些不合時宜:盧維多科公爵是要與費拉拉公爵的女兒聯姻的。但在他眼中,切奇利婭“美得像花一樣”,而費拉拉的女兒只是“愉快的小東西”。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米蘭斯福爾扎城堡
 

《蒙娜麗莎》的擁躉們常常津津樂道那四層不同的“蒙娜麗莎”。其實,達芬奇早在十幾年前《抱銀鼠的女子》中,就開始對畫中的“小改改”改個不停了。通過多譜圖像檢測技術分析,可以它由三層構成:最初畫面上沒有銀鼠,第二層上出現了一只灰色的長頸動物,第三層才是抱銀鼠版——這只豐滿圓潤的小貂鼠完美闡釋了達芬奇的話:“一幅畫中最白的地方要像寶石那樣可貴”。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三個版本的《抱銀鼠的女子》

(背景中的黑色由19世紀以后一位無名氏加上)
 

銀鼠的臣服與二元性暗示

畫面上,白色小貂鼠正用右爪支起身子,左爪輕輕搭在女主人臂彎上,一雙眼睛機警地朝光源望去。在畫家深度描繪下,它身上每一根毛發都清晰可見,在暗黑色的背景中尤為明顯。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關于貂鼠有豐富的解讀。首先,它象征著懷胎孕子,歷史學家認為,當時切奇利婭已懷有公爵的孩子。其次,它代表切奇利婭,因為它的希臘語發音“Galee”與切奇莉亞的姓氏“Gallerani”十分接近。第三,它是虛擬的公爵。斯福爾扎家族的徽章就是貂鼠,他在1488年被那不勒斯國王任命為貂王,還有個“銀鼠”的昵稱。

人們猜測,這只貂鼠可能是切奇利婭要求加上的,她想讓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是公爵的最愛;又或是達芬奇為討好公爵加上的,是個心照不宣的玩笑:這位風流又強勢的大公被情婦愛撫著,仿佛被愛情的魔力柔化成臣服溫順的模樣。

于是,這幅畫最有吸引力、也最令人費解的二元性暗示產生了:愛與被愛、白貂與女孩——作為情婦而非合法妻子,她是感情的掠奪者,也是公爵的獵物,那包裹頭部的薄紗和絲帶、頭盔似的發型、纏繞脖子的珠鏈都是束縛。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貂鼠看上去萌萌噠,實際卻是個不折不扣的暴脾氣。傳說,它會跳蛇舞來迷惑體型比自己大的獵物,再毫不猶豫地咬破它們的頸項。畫面上,在貂鼠順從的、似乎甘于被寵愛被豢養的表象下,它散發著麝香般的性,并且心懷邪惡,緊閉的嘴巴藏著尖利的牙齒,那一瞬間咄咄逼人、蓄勢待發。

貂鼠也象征著貞潔,象征著年輕單純的切奇利婭。據說,面對獵人,白貂寧可被捕,也不愿它那純白的皮毛被弄臟。

劍橋菲茨威廉博物館收藏著達芬奇所描畫的這則傳說。但他不知道,在中國西藏的雪域高原,還有白貂傳說的另一種結局:從來沒有人抓住過活的白貂,一旦它感覺自己就要被捕了,就會趴在雪地里一動不動,三五秒鐘就會死去。

比例過大的手

離貂鼠最近的是切奇利婭的手,光滑修長,白潤如玉。畫家的寫實功力實在高超,少女手上每一片指甲的輪廓、關節周圍皮膚的褶皺,乃至彎曲手指的肌腱都描畫得十分精細。有人說,這幅畫最先完成的可能就是手。

可是等等,那明顯過大的比例是怎么回事?要知道,作為“解剖學始祖”,達芬奇對人類的骨骼結構了如指掌!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左)達芬奇解剖學手稿

(右)達芬奇《手習作》(此圖或許為準備《抱銀鼠的女子》而作)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抱銀鼠的女子》手部
 

研究者認為,那明顯粗大且略顯緊張、焦慮的右手,象征著少女心中強烈的欲望:她深陷愛情與權力的爭奪之中,想用自己的美貌和智慧牢牢拴住公爵。

此時,我們才會發現:少女肩膀的線條與白貂的身軀線條是那樣相稱,歪曲的手腕也像在模仿它的爪子。二者的面目開始重合,她們有著一樣清澈、棕色的眼睛,一起望向畫面右側——那“光”的方向。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但她沒能留住愛人,最終盧維多科公爵與門當戶對的貝阿特麗斯成婚了,后者要求他與切奇利婭分手,少女于是離開米蘭并帶走畫像。后來,在寫給友人的信中,切奇利婭承認:這幅畫作于她“還不夠成熟”的時期。

她不知道,達芬奇早已在畫中告訴她:當午夜的鐘聲敲響,她只能變回灰姑娘。

最懂女人的單身漢

作為史上最著名的單身漢之一,達芬奇卻無疑是最懂女人的:他熟練地運用色彩、線條和光影,創造出極致的女性之美,又喜歡通過委婉隱晦的方式來描繪女性的表情和情感。

比如,達芬奇另一幅女性肖像——15世紀佛羅倫薩貴族吉內薇拉·班琪,她因為在畫中過于嚴肅被戲稱為不死不活的“性冷淡”女士。其實,美麗的吉內薇拉即將訂婚,但她不喜歡這樁包辦婚姻,又無法回應另一位愛慕者的追求,因此對未來的婚姻生活沒有任何期待。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吉內薇拉·班琪》(Ginevra de BeneiZ) 1474  佛羅倫薩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達芬奇另一女性肖像畫:《美麗的公主》

(畫中人比安卡·斯福爾扎是盧多維科公爵與另一情婦貝納蒂娜的私生女)
 

達芬奇似乎總能透過那些好看的皮囊,看透愛情的本質。據說,切奇利婭離開后,公爵很快有了別的情婦,并再次請達芬奇為其作畫,但這一次,他遲遲找不到靈感。

1499年,公爵在政斗中失敗,達芬奇被迫離開米蘭。直到18世紀,《抱銀鼠的女子》的相關記載才被發現。此后200多年里,它屬于波蘭著名的“準皇室”恰扎爾托雷斯基家族,購買者亞當·恰扎爾托雷斯基的母親伊莎貝拉公主與畫中的切奇利婭一樣,熱衷舉辦各種沙龍,與富蘭克林、盧梭和伏爾泰等來往密切。2016年底,波蘭政府以遠低于市場價值的1.05億歐元收購了一批該家族的珍藏,其中就包括這幅《抱銀鼠的女子》。從此,它成為波蘭永遠的國寶。
 

達·芬奇:米蘭的天才與午夜的愛侶

伊莎貝拉公主畫像
 

作為有史以來絕無僅有的全能天才,達芬奇注定無法像普通人一樣去戀愛,即使是在他的黃金時代。我們無法探知他內心深處是否藏有一位一生摯愛,只能從為數不多的畫作中,窺見他那寧遺毋濫的完美主義追求。

 

設為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收藏本站

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主編信箱:dongshizhong@cydf.com 電話:010-806999906轉202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號:京網文【2013】0344-083號 京ICP備09023634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03273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5 澳門最正規網投平臺,全網最可靠的網投平臺

掃一掃 求關注